开启左侧

糙汉(8.16第二篇上)

 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言明 发表于 2022-8-17 16:0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早上醒来的时候,叶羽看到身旁的那条内裤,立刻嫌弃的扔掉,很是厌恶的模样,可是她不知道,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,对那个糙汉子产生了怪异的情感,叶羽拿起那条内裤,装进袋子里,扔在地上,随意的用脚一踢,踢进沙发下边,并没有扔掉,叶羽起身收拾好一切,背着自己的背包来到单位,开完例行的早会,叶羽回到办公室,办公司内昨天被派出去公干的同事今天也在,叶羽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,目光四处去搜寻,仿佛在寻找着什么,并没有看到自己有些期待又有些厌恶,叶羽有些心安也有些落寞。
       任五此刻正在垃圾房内和处理垃圾的老头的一起抽烟扯皮,很是自在,保洁本身就是一件悠闲地差事,任五这个年龄按理说应该不会选择这么一份工作,这都是三年前的一个偶然,让任五下定了主意,冥冥之中都是天意。任五看了看时间,已经十点了,该开始打扫卫生了,任五拿着清洁器具来到办公楼,一件件办公室打扫着,打扫到叶羽那件办公室的时候,任五刻意在门外抽了支烟,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,任五推开房门,叶羽抬头看到进来打扫卫生的任五,立刻低下脑袋,生怕对方会发现自己一般,任五看到叶羽的举动,很是不明显的笑了笑,任五打扫到叶羽身旁的时候,背对着叶羽,用自己的屁股蹭了蹭叶羽的后背,叶羽大惊,直接抬头怒视任五:“哎呦,不好意思啊妮儿,碰着你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       任五先发制人的道歉,叶羽敢怒不敢言,冰冷的眼神像是警告任五一样,任五看到叶羽的表情,很是不屑的一笑,又自顾自的拖着地,很不在意,任五拖完地,开始收拾垃圾桶里的垃圾,叶羽的同事已经先行离开,任五蹲在叶羽的身旁,看似在收拾垃圾,实则趁机摸了几把叶羽丰腴的大腿,很是美妙,叶羽小声喝止:“昨天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,你别太得寸进尺,你在这样我真的会报警!”
       “哟,那没事了,反正我一个糟老头子,我操到美得跟个仙女儿似的大闺女,进去也值了,哈哈。”任五一副无赖的模样。
       叶羽咬牙切齿,怒气冲冲:“够了!我下班了!我要回家了!别碰我!”说完叶羽就起身离开,任五拎起桶里的垃圾,扔进垃圾车里,看着叶羽渐行渐远的背影:“啧啧,还是匹小野马,哈哈。”
       叶羽走在路上,越想越气,但是想到那只粗糙布满老茧的粗手在自己腿上摩挲的感觉,下体不自觉的开始有些湿润,叶羽本就性欲极强,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儿,现在的感觉是此前从未有过的,难以形容,叶羽到父母的住处,吃完午饭,回到公寓趴在沙发上小憩一会儿,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那个混账任五的背影,说不出的滋味…
       叶羽下午上班的路上,看到任五和自己的父亲在路边有说有笑的对话,叶羽的父亲看到叶羽,亲切的问到:“姑娘,晚上回家吃饭不?”又对身旁的任五说:“这是咱家闺女,俊不俊?”任五的父亲说的时候充满了自豪,乡里邻居没少夸叶羽的容颜俊俏。
       任五伸出大拇指:“必须是这个,老哥真是生了个好闺女。”任五看着叶羽,模样很是可笑。
       “看情况吧,我回去吃饭给你们打电话。”叶羽言语冷漠,叶羽父亲指了指任五:“这孩子怎么不懂礼貌,给叔叔问声好。”
      “叔叔好。”说完这句话叶羽就像吃了苍蝇屎一般,恶心且有无奈。
       “哎,闺女好。叶老哥,我先走了啊,有空一起下棋啊。”任五对着叶羽父亲打了个招呼就往北边走去。
       叶羽皱着眉头:“爸,你怎么什么人都认识?”
       “刚刚那个我俩下棋的棋友,认识三五年了,他好像在你们单位扫地来着。你见过吗?”叶羽父亲所有所思的说着。
      “好像是有点面熟,我先去单位了。”叶羽不好多说什么:“我晚上回家吃饭就提前给你打电话。”叶羽不等父亲把话说完就转身往单位走去。
       到了单位,叶羽心不在焉的整理着文档,看到领导在群里派人公干,叶羽好像是自己被派出去,毫无意外的是办公室另一位同事,又留下叶羽一个人,叶羽记得来的路上任五是往单位相反的方向去的,以为任五下午不会再来,有些许心安,可是叶羽不知道任五和自己的工作时间有着差距,并不是一个时间段,叶羽无聊的开始刷剧,数着时间等下班,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叶羽又看到了任五的身影,紧锁着眉头,任五对她来说就是瘟神一般的存在,任五缓慢的打扫着楼道的卫生,看到办公室里只有叶羽一人,任五走了进来,无赖的对着叶羽说:“闺女,看到叔叔也不打声招呼?”
       “滚,别让我看到你,恶心的变态!”叶羽很是愤怒:“这妮子不懂礼貌呀,我有必要替叶老哥教育教育孩子,哈哈。”
       “大白天的我不信你敢碰我!”此刻才四点多,外边的天还是亮的,并且多是办公的同事,不像昨晚,空无一人。
       “哈哈,这妮子,叔叔给你看点东西?”任五不气不恼,很是平静的询问叶羽。
        “滚,我什么也不看!”叶羽看都不看任五一眼,任五也不急躁,缓慢的拿出手机,手机里传出昨晚任五辱骂叶羽的污言秽语,叶羽顿时一惊,抬头抢过任五的手机,看到屏幕里的画面:“你无耻!”
      “哈哈,我就是无耻啊,给这小脸蛋一打码,再发到网上去,那才美嘞。”任五表现出来的行为,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,只是叶羽没有发觉。
       “不许发!”叶羽有些慌了,语气都变得颤抖了:“那也中啊,就看你表现了。”
       “说吧,怎样你才可以放过我!”叶羽此刻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,还没有彻底的认命,叶羽蹭的抢过任五手中的手机,摔在地上,有一种自豪感:“现在你还拿什么威胁我!”
        任五的表情很是错愕,蹲在地上,捡起手机,看到已经碎掉的屏幕,电池也摔了出来,这手机算是彻底废了:“哎,有啥不能好好说的,非要糟蹋东西,现在这孩子,真是不知道钱有多难挣。”
       “你就是低等的垃圾人,想威胁我,做梦!”叶羽现在就像获胜的斗鸡一般,昂首挺胸,一副傲然的表情。
       任五又掏出另一部手机,直接播放视频,声音响起时,叶羽不用想也知道还是那个视频:“哎,刚刚还说打码,不然给我自己打个码吧,这么俊的闺女,打码就不美了。”任五一副戏谑的表情,叶羽此刻算是彻底绝望,瘫坐在椅子上:“只要你不发,怎么都好说。你说吧。”叶羽的语气彻底萎靡,整个人犹如认命了一般。
       任五没有说话,而是起身,走出办公室,在走廊里转悠了一圈,叶羽的办公室就比较靠里,隔壁两间办公室也早就空了,任五返回办公室,关上百叶窗,又把办公室门反锁,叶羽看到任五的动作,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,任五站在叶羽的面前,解开裤子拉链,并没有穿内裤,漏出自己丑陋的阳具:“来吧闺女,吃吃叔叔的棒子,叔叔的裤衩让你带回家了,鸡巴磨了一天了,还挺不得劲,赶紧用你的小嘴安慰安慰叔叔的骚鸡巴。”
       叶羽不为所动,任五又掏出手机:“哎,真得需要打码发出去,有些人才会怕嘛?”任五的话还没说完,叶羽已经俯下身,首先呼吸道任五阴部浓重的腥臊味,叶羽不知道为什么,会感觉有些许兴奋,叶羽闭上眼睛,不让自己去看,慢慢张开樱唇,用舌头试探性的舔弄了一下龟头,慢慢张嘴含住整根,细细的品尝起来,这根又腥又臭的骚鸡巴,好像和自己吃过的所有鸡巴都不一样,别有一番滋味,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,叶羽感受着任五的黝黑鸡巴在嘴巴里慢慢的变硬,吐出整根鸡巴,仔细看了两眼,确实,疲软的状态和硬起来完全是两个样子,黑的发亮的鸡巴杆子,紫红色的龟头,黑黑的阴囊,浓密的阴毛,好像告诉自己,这根鸡巴饱经沧桑,经历过无数的大战,叶羽慢慢的吞吐着这根骚鸡巴:“嗯,骚闺女就是会吃,吃的叔叔真舒坦,骚闺女没少伺候鸡巴,哈哈,骚逼是装鸡巴的容器,嘴巴也是装鸡巴的容器,这屁眼装鸡巴肯定也怪爽的,昨天晚上操你骚屄的时候看着你那粉嫩的屁眼,是不是也可会伺候人?”
        叶羽有些莫名其妙的想说:“是是是,屁眼也很会伺候鸡巴。”可是理智让她没有说出口,任五的龟头不断在叶羽的嘴巴里分泌出兴奋的淫液,任五拍了拍叶羽的脑袋:“傻闺女,好了好了,叔叔感觉到你的诚意了,不难为闺女了。”任五抽出鸡巴,提上裤子,叶羽仰头看着任五,一句话也说不出,嘴角还挂着刚刚口交留下的晶莹,任五俯下身子,和叶羽吻在一起,任五这次很轻松的撬开叶羽的贝齿,叶羽似乎没有像昨天一样那么抗拒,叶羽感受着任五粗重的鼻息,嘴巴里的气味,发硬的胡茬扎在唇部,感觉很是怪异,任五趁机摸了摸叶羽的奶子,叶羽的舌头像是无意的碰到了任五的舌头一般,叶羽的身体像是触电了一般,轻微的颤抖,宣示着自己的快感,任五满意的抬起身,拍了拍叶羽的脑袋:“不错不错,慢慢来,哈哈。”说完拿起叶羽的手机拨打自己的号码,手机铃声响起,任五满意的离开办公室。
       叶羽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有些凌乱:“难道自己真的喜欢被这样侮辱欺负?简直疯了!”叶羽摇着脑袋,想要把这些怪异的想法撵出自己的脑袋,下班之后,叶羽没有心情去父母的住处吃饭,回到公寓,躺在沙发上,脑子里不断冒出奇奇怪怪的想法,叶羽回味起被比自己个子还要矮的任五亲吻时的感觉,舌头很有力道,很用力的在自己的口腔内探索,嘴巴里很臭,可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觉,叶羽想着想着就睡着了,叶羽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,叶羽坐在沙发上,叹了口气,最近这两天,就像噩梦一般,很是痛苦吧,叶羽打开电视,看着无聊的偶像剧,手机震动两下,看到是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:“有空吗?”
       叶羽有些疑惑:“你是?”随即叶羽立刻明悟,立刻翻看通话记录,这就是任五的号码:“你想干嘛?”
       “这大晚上的,春宵一刻值千金,你说该干嘛?”屏幕后的任五此刻正慵懒的躺在地下室的破旧木板床上,完全没有在单位时的那一副憨傻模样:“我要休息了,你放过我吧。”
       “位置发给你了,看着办,哈哈。”任五很是无赖,不过多的言语,直接把手机放在一旁,抽着自己劣质的烟草,密封的地下室,只住了任五一人,整个房间很小,窗户也没有,有些潮湿的霉味,任五就是在这里把地上凿个窟窿,也不会有人言语,隔音效果确实太好。
       过了半个小时,叶羽轻轻敲门:“门没锁,自己进来吧。”叶羽推门而入,看着任五像是个狗窝一样的家,不知道怎么前行,任五此刻正坐在小马扎上,脚放在一个破旧的铜盆里泡脚,任五指了指床:“坐着吧闺女,叔叔这儿有点简陋,委屈一下。”任五现在就像善良的长辈关爱晚辈一样,叶羽在垃圾堆里找了两块干净地方坐了过去:“你叫我来干嘛?还有你怎样才可以放过我?”
       “这大晚上的,找闺女聊聊天,拉扯拉扯,这话说的,什么放过不放过的,多难听。”任五笑的很是无耻,任五已经从盆里拿出脚,穿上破烂的拖鞋,走到叶羽面前,伸手去摸叶羽的脸蛋,叶羽推开任五的手,任五毫不犹豫的一耳光抽在叶羽脸上:“贱货,自己都来给老子送屄了,还不承认自己是贱货,装什么贞洁烈女。”任五抚摸着叶羽的脸蛋,叶羽想要说话,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,任五通过叶羽的身边,爬到床上,背靠着墙壁,用脚把叶羽拨到床上,叶羽扭转身子,看着躺在那里的任五,任五把脚放在叶羽嘴边:“来给老子舔舔脚,女大学生舔我这个垃圾的臭脚,权当摔坏我手机的赔偿了。”叶羽鬼使神差的张开嘴,含住任五的脚趾,开始舔弄,任五不断的晃着自己的脚丫,叶羽追着去舔,像条狗一样的被戏耍,叶羽反而有些解脱的快感,任五玩累了,放下双腿:“骚蹄子,把老子的裤子脱了,没有裤衩勒着磨得屌疼。”
       叶羽照做,任五丑陋的阳具漏在叶羽面前的时候,任五用脚蹭了蹭叶羽的大奶子:“衣服脱了。”叶羽只是照做,脱得一干二净,只是留下内裤,昏暗的灯光下,叶羽的一对大奶,很是美丽:“啧啧啧,真美啊。把老子的鸡巴吃硬了,再用你的大奶子裹着老子的骚鸡巴,城里人享受的,老子今天也要享受享受!”任五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,叶羽趴在任五胯下,舔弄着任五的阳具,这次叶羽舔的很是细致,握着鸡巴杆子,用舌尖去天动任五的龟头,把任五的睾丸轮换的吸入嘴中,鼻子用力去吸收任五下体的气味,很是沉醉的模样,待到阳具完全硬起时,叶羽很是娴熟的把任五的双腿分开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用自己的大奶子裹夹着任五的腥臭鸡巴,用奶子夹着上下的攒动,任五笑骂:“动作可真熟练,没少伺候鸡巴,就是个骚浪蹄子,哈哈。”

(慢慢更吧,留些库存。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57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馆论坛 节点 - [SSL -04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馆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